官方app下载立即下载
官方app下载立即下载

官方app下载立即下载

就在庄建业和宁志山说话间,手术室的门也打开了,周亦然的爱人立马就冲了过去,主刀的大夫摘下口罩略显庆幸笑了笑:“还好不是恶性的,只要注意休息,就没大问题了。”

周亦然的爱人听罢,眼泪刷的一下就下来了,随后还处在麻醉状态的周亦然被推了出来,庄建业和宁志山便一起过来,把周亦然安排到了病房,又坐了一会儿,庄建业和宁志山便起身告辞。

既然没事儿了,医院这边都已经安顿好了,两人也就没必要再在这里耗着了,毕竟家里还有一堆事儿等着两人呢。

于是爷俩很快下楼,然后坐上车,就这么回到家里,庄建业进屋一头就栽到床上,呼呼大睡。

宁志山却在自己的屋子里,面对着窗台抽了两根闷烟,然后披上外套匆匆出门。

不一会儿便来到工人俱乐部的门前,哪里一个矮胖的小老头正在花坛旁焦急的踱着步子,不是永宏厂的总工程师何明,又是那个?看到宁志山过来,连忙迎了上去,开口就问:“小周怎么样了?”

“还好是良性,手术切除了,没事儿了。”宁志山面无表情的答道。

“那小庄那边……”何明继续问,可这次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宁志山便冷冰冰的打断:“他答应帮着厂子申请重点军保名单,不过希望厂里能够提供起落架和机翼除冰的相关技术。”

“那就好,那就好,没问题,只要能让厂里重回重点军保名单,都不是问题。”何明显得很高兴,可这话刚出口,就看到宁志山的脸色有些不对,便皱着眉头问:“老宁,你这是……”

“老领导,我宁志山自打参加工作以来,听组织、听厂里、听您的,听了一辈子了,真的,累了……我现在也到了这个岁数,也该享几天清福了。”

听了这话何明心里咯噔一下:“老宁,你的意思……”

“我准备搬到西平那边去,所以……”宁志山抬眼看向何明:“老领导要是没什么事儿,就别再联系我了。”

女生女神的丰乳玉乳

话音即落,宁志山转身就走,何明抬腿想要追宁志山,可走了几步最后还是无奈的止住了脚步。

事实上早在他找到宁志山,想通过这位老下属说动庄建业帮着永宏厂找个出路的时候,他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幕。

不可否认宁志山对永宏厂是有感情的,也不可否认宁志山对他这个老领导也很信任,可同样不能否认宁志山还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好父亲。

他可以帮着何明,为永宏厂去找自己的女婿,可同样不希望永宏厂成为女婿的牵累。

毕竟现在腾飞厂已经今非昔比,若是跟永宏厂搅合在一起,真的很难说会不会被带沟里。

所以当何明找到宁志山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此事之后,他跟宁志山数十年的情谊算是彻底耗没了,如今事实发生在眼前,何明说不痛心那是假的。

可为了永宏厂……

深夜中,工人俱乐部门前传来几声无奈的叹息之声,然后便随着清冷的夜风在空旷的永宏厂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

两个老人家在家庭与公心之间来回纠结,庄建业却对此没有半分感觉,永宏厂那点事儿放在几年前可能还是个麻烦,可如今的腾飞厂横跨航天、航空两大业务板块,连总部首长都称是改革的种子。

所以这件事儿对庄建业来说还真没啥难度,反倒是从永宏厂换来的技术,对腾飞厂改进型运—5帮助很大。

当然了,腾飞厂想要进重点军保名单就更不是难事儿了,只不过为了对外的引进渠道,上级对这方面的意见却很慎重,所以希望腾飞厂能够保持住如今民用产品为主的发展趋势,从而更加方便的获取国外的先进技术,毕竟一个民用生产企业在对外交流上的阻碍要小的多,也方便的多。

对此无论是庄建业还是腾飞厂的其他领导都没觉得进不进重点军保名单是个了不得的大事,进了更好,进不去难道就说明腾飞厂不重要?

关键还是要看厂子有没有那个实力,否则就像永宏厂那样的进不进又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腾飞厂就算没进,现在厂子跟部队的合作还少了?三十套聚焦—2型无人机系统,还是人总部首长亲自定下的,反观重点军保名单的企业,不少还眼巴巴的等着部队订单呢。

所以腾飞厂从来不信名单不名单,只信自己强不强,有了这个心态,腾飞厂上下还真就没当回事儿,该干什么干什么。

庄建业也恢复到正常的工作节奏,期间去京城开了个会,正是接受部委的任命,将腾飞厂由原来正处级,提升到正厅局级,成为部委直属厂。

原来的腾飞航空制造厂,也正式更名为腾飞航空制造总公司,下辖浣城的无人机制造一厂,西平的无人机制造二厂,零度航空机械设备制造厂,由喷气动力办公室升级而成的棉花航空动力制造厂,以及位于星洲的航空技术研发中心。

共四个主要生产厂和一个技术研发中心,若在算上已经从腾飞厂剥离出去,却依旧挂靠在腾飞厂旗下的其他厂家,业务涵盖了无人机研发制造、航空动力、专业航空航天设备制造,复合材料、以及白色家电、医疗卫生、机电等十余个门类。

年产值超过十个亿,妥妥的一个以航空制造为主的大型工业集团。

所以腾飞厂升格为腾飞总公司可谓名副其实,当然如今的腾飞总公司主要精力还是集中在核心的四大业务上,其他非核心业务早就剥离给了地方,尽管名义上还是腾飞厂的企业,但除了基本的业务指导和年底的利润分红,一切吃喝拉撒全都交托给了地方。

这样腾飞总厂身上的包袱就没那么重,同时也能更好的在核心业务上继续扩展。

至于庄建业本人,也正式脱离腾飞厂体系,被部委正式任命为腾飞航空制造总公司的首任总经理,于是庄厂长这个名头便成为历史,庄总经理逐渐成为人们对庄建业的新称谓,不过庄总经理,庄总经理叫着实在太费劲,干脆就把后面绕口的经理去掉,直接叫成了庄总。

于是新鲜出炉的庄总就这么华丽丽的登场了。

 #